首页 > 服饰 > 单品盛宴 > 正文

Blake Lively 后绯闻女孩

2012-10-18 16:09:07      作者:原始人      来源:女人尚      
  千万不要把美丽光鲜的曼哈顿贵族小姐Serenavan der Woodsen 跟Blake Lively 混为一谈。《绯闻女孩(Gossip Girl)》第四季开播,从巴黎回来的Serena 面临着诸多选择,她的角色性格将由此变得...

  千万不要把美丽光鲜的曼哈顿贵族小姐Serenavan der Woodsen 跟Blake Lively 混为一谈。《绯闻女孩(Gossip Girl)》第四季开播,从巴黎回来的Serena 面临着诸多选择,她的角色性格将由此变得更加丰满,而与此同时在现实生活中,23 岁的Lively 也正在逐渐建立起自己在《绯闻女孩》之外的事业。

Blake Lively 后绯闻女孩

  Blake Lively 生于洛杉矶的Tarzana 社区, 在Burbank 的一个演艺世家长大:她的父亲、母亲、四个哥哥都做过演员,有些至今仍从事演艺事业。16 岁时,她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,在《牛仔裤的夏天(TheSisterhood of the Traveling Pants)》一片中扮演角色。这部讲述几位少女的友谊和成长经历的电影在2005 年上映时大获成功。之后,她陆续在几部电影中出演了一些不起眼的小角色,直到搭上《绯闻女孩》这班车,她在一夜之间成为了自《老友记》的Jennifer Aniston 以后最受热议的电视剧女演员。

  近来,Lively 的事业有了更大的飞跃。去年,她与Robin Wright 共同主演了由Rebecca Miller 导演的《皮帕·李的私人生活(The Private Lives of Pippa Lee)》。今年,她又在Martin Campbell 导演的新片,由漫画改编的电影《绿灯侠(Green Lantern)》里出任女主角。而她演艺生涯中最具挑战性的角色,莫过于由BenAffleck 导演和主演的惊悚电影《城中大盗(The Town)》里的女二号:一个出身低贱,靠贩毒维生的29 岁单身母亲,操一口波士顿下层贫民英语,在片中不断地骚扰前男友(Ben Affleck 饰)。

  《城中大盗》也许将成为Lively 演艺生涯的转折点。她没有扮演过类似角色,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,为了这个角色,她要去一些Serena 决不可能去的地方。导演Ben Affleck 回忆道:“我记得有一天,我们在拍一场很重要的戏,但是Lively 要参加《皮帕·李的私人生活》的首映礼。她问我时间是否来得及,因为这对她很重要,她很想参加。我向她保证,她肯定可以按时参加首映礼。但实际上,直到首映礼开始,我们还没开始拍她的镜头。Lively 没有任何抱怨和沮丧,而是等在片场,直到这场戏拍完。Affleck 认为,这样的举动显示了她作为演员的专注和职业性。事后提起时,Lively 说:“我爱我的工作。所以,要知道,我当然愿意出席首映礼,但是我有工作,我必须留在波士顿拍戏。归根结底,首映礼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。对我来说,这些额外的福利并不是我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。”

  很难想象,在进入演艺圈伊始,Lively 最大的兴奋点是“在片场可以吃到免费的三餐”。今天,所谓的“工作福利”越来越多,其中最令她开心的,就是参加高级订制时装周,见到KarlLagerfeld、John Galliano 和ChristianLouboutin——就像一个小女孩美梦成真。“你能想象有一天,自己能亲眼看到那些晚礼服吗?”这位生长在加州的23岁年轻演员说。《绯闻女孩》的时尚色彩浓厚,Lively 承认,她从剧中学到了很多实用的穿着技巧。“《绯闻女孩》让我获益良多。对我来说,衣服是一种个人的表达,我的风格像我本人一样多变,我正处在人生中的这样一个时期,正在成长、发展、变得成熟。我经历的许多事情都是全新的。”她说与此同时,她深知自己在时尚圈中不过是一名前排嘉宾。“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工作,我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那些地方。”她说,“生命中有些事情的地位无法超越:家庭、朋友、爱人。别的都聚散无常——尤其是在这个行业,所有东西都只是昙花一现。”

  BA=Ben Affleck

  BL=Blake Lively

  巴黎之行

  BA:你最近在巴黎?

  BL:是的!

  BA:喜欢吗?

  BL:天哪,这儿太棒了。现在是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,所以这次可真是一趟梦幻之旅。

  BA:你以前到过巴黎吗?

  BL:到过。第一次是在15 岁时和我哥哥一起来的。他认为我应该多受点文化熏陶,于是就劝说父母让我从学校请假一个半星期—结果我们在欧洲漫游了整整两个月。我们去了伦敦、剑桥,去了科隆、布鲁塞尔、罗马、佛罗伦萨我们哪儿都住,从小旅馆到高级酒店。后来我们没钱了,只好灰溜溜地坐火车回到伦敦,搭上回程班机。真是一段与众不同的经历。

  BA:听起来很不错。

  BL:是啊。外面天气冷得要死,我们还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到处跑。我东西带得太多了。我们那时是背包旅行,我简直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带上了。15岁就第一次独立出门旅行,真有意思。这和穿着礼服参加派对和时装发布会是天壤之别。

  BA:有人告诉我:“Blake Lively 是个时尚宠儿。”我们这种人其实是成不了时尚宠儿的,Blake。

  BL:嗯,因为有了像你这样的人,我才会被衬得更时髦。要是没有错误,你就看不出什么才是正确的嘛。

  演艺之家

  BA:你来自一个演艺家庭,你觉得这有什么坏处吗?我是说,我自己是个童星,我确信至少对我来说,过早进入演艺圈是有坏处的——我比你起步更早一点。听起来你的经历似乎都很不错,也许你跟我有不同的看法?

  BL:我有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,家人都是南方人。他们中间很多都是演员,所以没人觉得演艺圈有什么特别的。对他们来说,这就是一份工作。在家里,他们像别的任何一家人一样,在饭桌上讨论自己一天的工作见闻,但一点都不特别。对很多人来说,表演成了一种生活方式,尤其当你住在洛杉矶时,这种感觉更明显。虽然我在洛杉矶长大,但是我们所住的Burbank,就像一个大城市里的小镇,我不觉得自己身处好莱坞左近。所以我记忆中根本没有什么阴暗面,只有积极的一面。我可以旅行,到片场去探望家人,可以吃工作餐。我甚至觉得,那是我当演员的主要原因:免费的三餐!我清楚记得,得到第一份工作的时候,我高兴极了:“好样的!我能每天都吃工作餐了!”

  BA:你的父母干涉你的职业选择吗?他们支持你吗?

  BL:他们不管我。

  BA:自由是有限度的,不是吗?我确定他们在你小时候肯定会干涉你。

  BL:他们像任何一个家长对待自己的小孩一样对待我。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他们尽职尽责,我直到16 岁才开始演戏,但是在我小时候,总有人问为什么我不去当演员,我的父母会说:“她需要童年!哪怕她自己愿意,我们也不会让她去的。”

  BA:不过当你得到第一份工作时,他们没有阻止你。

  BL:没有,那时我16 岁。直到17岁高中毕业后,我才得到了第二份工作。

  天生的演员

  BA: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《城中大盗》片场。你出现的时候,我有点惊讶,我心想:“她是从哪儿学到这一口波士顿话的?她怎么才能学到这个地步?”我一直以为掌握波士顿口音是很难的事情。在找演员时,我几乎跑遍了纽约和洛杉矶,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。你是目前为止最好的。我后来才知道,当你得知要为这个角色准备时,你找了两个语言教练,然后又独自勤奋地做了很多深入调查,向跟你的角色口音一致的人学习,寻找生活经历相似的人以攫取灵感。你是怎么想到要这样做的?我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,是绝不会想到这么多的。这种本能从哪里来?

  BL:我不知道。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认真思考过表演这回事。我认定:“这就是我想要追求的事业。”所以当开始表演时,我明白只在片场待着是不可能理解角色的。看到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时,我感觉还可以,但是我想:“天哪,只是站在那里说台词是不行的,我得真的表演才行。”第一个角色在剧中就很重要——虽说是个好机会,但也让我犯下的错误公之于众,让每个人都能看到。一部电影接着一部电影,我学到了更多东西。我知道自己只有更用功,才能演得更好,毕竟每部电影都是不同的故事。

  BA:有人帮助你学到这些吗?

  BL:我是自己帮自己。我从来没有找过表演教练,但是我爸妈当过表演课的老师,我小时候没有保姆,就一直跟着他们去上课。我其实是一个非常害羞的人——这是个秘密——但是成长的环境让我必须放开自己。

  BA:我绝不会用害羞来形容你。

  BL:当然,我对你一定要大胆!《城中大盗》的这个角色很吓人。读剧本时,我爱极了她,我甚至自私地想,好吧,也许我不是最合适的人选,但我真的想要这个角色。我不知道波士顿口音是什么样,所以去找了个口音教练。她很不错,但是我的角色来自波士顿贫民区,而这位教练终生住在查尔斯敦,她的英文一点都不粗俗。我的好朋友,《绯闻女孩》的发型师Jennifer 是波士顿人,于是我请她的家人从波士顿到纽约过了一个周末。

  BA:他们来自哪里?

  BL:多切斯特。我与Jennifer 的家人住在一起,让他们反复讲话给我听—这真让我不好意思,但是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这次见面让我有机会加深了对这个角色的了解。

  BA:你也了解到,这不仅仅关乎口音,还是整个世界观的问题。

  BL:口音是可以学习的,我感到我还要抓住这个角色的心。你可以把她当成一个坏人,也可以把她看成一个好人—在特定环境下,她只有这样做才能活下去。在故事中,她是坏人,但我觉得在生活中,一切都没这么简单。在不知情的前提下,我们没必要去武断地下结论。这就是我理解这个角色的角度。

  Queen S 的另类体验

  BA:虽然《绯闻女孩》的拍摄计划非常紧,你还是到波士顿做了第一手的调查工作,这让我印象很深刻。

  BL:我必须去波士顿,因为他们告诉我:“Ben 说如果你想要那个角色,就得去波士顿。”

  BA:这不是真的。他们说我不感兴趣?真的吗?

  BL:没有,他们只是说:“Ben 不会来纽约,你对这个角色来说太年轻了,但是如果你想争取一下,你可以乘火车去波士顿。”

  BA:你真的去了,我觉得这很酷。你与来自贫民区的女孩们相处了很久,她们带你去感受她们的生活。我想,那是一个与Burbank 非常不同的环境——与《牛仔裤的夏天》也不一样。你感受如何?紧张吗?兴奋吗?

  BL:对我来说,这份工作很棒,因为这不仅仅是在镜头前演戏——每天都是一场新的旅程。作为演员,我们可以体验别人的生活,哪怕只是一点点。对我自己来说,能够得到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体验,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。这些女孩对我很好,她们对我在《绯闻女孩》的经历毫不关心,一点也不。实际上,她们的想法更像一个母亲,虽然她们中有的人才16 岁。她们都非常坚强,也很积极乐观。我去了她们家,听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,她们的家人、丈夫、兄弟。

  她们中有两人曾是银行劫匪搭档,后来其中一人被捕入狱,供出了另外一人。罪犯间有谈话的暗语,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谈话不被外人听懂。她们有一种老派的观念:不是你的麻烦,就离得远远的。女孩们的生活圈很小,而且有些不同程度的扭曲。家庭成员之间联系非常紧密,因为他们世代住在一起。他们的爱尔兰传统保持得很好,家庭观念很强。后来,我们谈论起死亡……我们谈到,有一个16 岁的男孩被杀害了,人们为他举办了一场棒球赛,人人穿着写有他名字的上衣,在赛场上欢呼和庆祝。我当时想:“在我家里如果发生这种事,每个人都会痛不欲生,几乎没办法生活下去。”但是在这里,人们却在庆祝这个男孩的生命。他们会觉得:“事情发生了,我们要活下去。我们还有这么多孩子在身边,还要抚养他们。”

如需转载女人尚-单品盛宴文章,请声明文章来源并添加原文链接.
分享到:

女人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