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逢:我倒在了初恋家的沙发上

2013-10-17 10:09:26 来源: 0

  从贵州到海口  八年前,我从家乡贵州来到海口一所中专学校读书。  我毕业后,在海口一家电脑公司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平面设计工作。后来,我跟同班同学、定安女孩小曼一起搬出学校,在...

  从贵州到海口

  八年前,我从家乡贵州来到海口一所中专学校读书。

  我毕业后,在海口一家电脑公司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平面设计工作。后来,我跟同班同学、定安女孩小曼一起搬出学校,在外面合租了一套房。每天,我都是与电脑作伴,上班时搞设计,下班后就是不停地学习设计,平时很少到外面玩,最惬意的就是周末租回影碟在房间里自在地看。

  四年前,我经人认识了阿宏。他是海南琼海人,在一家国有通讯企业工作,是技术部门的一名技术人员,经常要上夜班。由于刚刚参加工作,我为了站稳脚跟,经常要加班加点赶工。认识后,我们是聚少离多,一个礼拜最多就见面一二次,都是在一起吃饭、喝茶,聊聊天。我们就这样谈了近半年,平平淡淡,没有花前月下,也没有海誓山盟,却每天都谈得很投缘。我每次见到他感觉心里很温暖。

  不久,我就离开一起租房的朋友小曼,搬到阿宏家去了。

  一切还是那么平淡。有时都忘记了对方的存在,两人整天忙于工作。

  阿宏的朋友很多,我们刚认识时,他经常带我出去,但他和朋友都是不停地说海南话,我一句也听不懂,也插不上话,觉得很无聊。由于要经常加班,后来,我就不想跟他出去了。他看到这样,每次出去也不想叫我一起了。

  有一次,他玩到凌晨2点也没有回家,手机也关了。我从11点多就开始打电话,一直都打不通。直到凌晨2点多,他才回到家,而我已经一个人哭了几个小时。在那几个小时里,我不停地在一个本子写上“宏”字,然后打上一个“X”,我那时才突然间觉得,自己在海口除了小曼以外,几乎没有一个朋友,是那么的孤单。他看到这个情景,忙说手机没电了,打牌又忘记打电话回家了,不停地向我道歉,并保证以后不会这样。那晚,我的心里开始有了裂纹。

  他乖了一段时间,没过多久,一有时间就要往外跑,因为他害怕朋友说他被女朋友管住了。有时候上夜班后,也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在外面跟朋友、同事打牌、吃夜宵。为此,我们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,也越吵越凶。

 

  “分手就分手”

  在不知不觉中,半年过去了。有一天,他轮换在家休息,我就跟公司请假在家里做设计,想多一点跟他在一起。但是,一大早,他就说出去跟朋友吃早餐,一直到晚上12点才回到家。我们大吵起来。他说:“你总是这样管我,我觉得已经没有自己了,也总是被朋友笑话,朋友们早就叫我跟你分手,因为你太高傲了,每次跟我的朋友在一起总是不理不睬,话也不说一句。”我突然间说不上话,明明是我插不上话,反而说我高傲,不理睬他的朋友。我突然间觉得全身冷透了,更没想到我在心中竟是这样一文不值,抵不上他朋友的几句话。我生气地说:“分手就分手”,不管他怎么解释,我马上拿起行李箱收拾衣服。

猜你喜欢

prev next
Copyright © 2010-2021 女人尚|女人时尚资讯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